中央人民政府 | 西藏人民政府 昌都报
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 >> 新闻中心 >> 政务要闻
在海拔4000米的天路之上,他们的青春不负韶华
昌都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2018-10-22 来源:青春昌都 【关闭】 【打印本稿】

川藏线天路72拐,位于西藏昌都市八宿县境内,从海拔4658米的业拉山顶到2800多米的山谷,30多公里路段高差达1800多米,因其坡陡、弯多而得此名。

驻扎在八宿县邦达镇的武警某部交通三支队养护十七中队,他们肩负着川藏线左贡县田妥村至八宿县怒江沟共90公里路段抢险保通任务,天路72拐是中队管养路段的一部分,也是川藏线上海拔最高、灾害最多、路况最险的道路。多年来,中队官兵将天路72拐作为90公里的名片和代名词,不惧险、不怕累、不畏苦,在这段蜿蜒于雪域云端的祖国生命线上演绎着不一样的芳华。

绽放在天路72拐的最美芳华

——武警某部交通三支队养护十七中队官兵青春写实

石头跟下冰雹似的往下掉

他们在危险中绽放最“血性”的芳华

“要不是安全员喊得快,那我肯定要被砸了。”2017年8月,川藏线怒江沟发生泥石流灾害,养护十七中队四级警士长刘文祥驾驶皮卡车,前往运送物资,刚进入天路72拐K3716处,就发现路上掉了两块石头。

刘文祥说:“当时我们觉得有点影响通行,于是就一起下车去搬。刚准备搬第二块时,上面呼啦啦就飞下来四五块石头,大的直径有20多厘米。”

“这里的石头,只要下来1个小的,后面就会跟着来一串。”养护十七中队中队长陈鹏说,因为山体特别陡峭,大多都是风化性的沙砾和岩石,一个带一个。

1995年11月出生的下士石存民,2014年5月第一次跟着班长到嘎玛沟给道路沿线防撞墩刷油漆,那一次经历让他永远难忘。

“两块直径约50厘米的石头,从上方80米处翻滚而下,速度非常之快。”石存民说,“我们撤退后,其中一块石头不偏不歪刚好砸扁了我舍弃的油漆桶。整个过程,大约只有5秒钟时间,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后怕。”

中队四级警士长袁广奎说,虽然是和平年代,但在川藏线上。这些落石灾害就是“枪林弹雨”,随时随地都要做好应对准备,思想上容不得半点松懈,行动上容不得半点缓慢。

两手颤抖碗筷经常掉地上

他们在劳累中绽放最“勤劬”的芳华

杜江,今年29岁,2013年调来中队。每年,他都要用双手在90公里管养路段“丈量”两遍以上,路上的每一处弯道,路边的每一棵树,他几乎都能记得。

“一道好的土路肩顶多能管2个月,因为车多、牦牛多,加上暴雨冲刷,很容易烂。”杜江说,土路肩不仅要经常修,还是个特别累的活。自卸车将土料倒在路边后,要用双手一锹一锹端开、铺平、拍实,别人用车轮、脚步丈量天路,他们是用双手“丈量”。一天下来,两手抖得连碗筷都拿不稳,筷子掉地上那是常有的事。

不累是假的,且累且坚持。养护十七中队的官兵们将最美好的芳华绽放在世界屋脊,从不言怨,从不言悔。在中队奉献了10年的士官莫未坦言:“要说我的芳华,那就是天路72拐三大累活——补坑、清沟、修路肩。”

倒了再站起来,养护十七中队的官兵不怕困难多,不怕重任压,甘当天路72拐的一颗普通的“铺路石”。正如贺青松所说:“看了两遍《平凡的世界》之后,觉得一切都不算啥。”

冬季是生命的严重透支期

他们在艰苦中绽放最“铁骨”的芳华

在天路72拐一带,每年11月份到来年4月份,最低气温能达到零下40多摄氏度,冻土层能达到1米多深。这是最艰苦的季节,也是对身体伤害最大的季节。

“路上铲雪,不怕缺氧,就怕太阳。”装载机操作手刘乐介绍,2014年3月份,几乎日日都是夜间下雪,天亮就停,快到中午就出太阳,海拔4000米以上的天路72拐K3706至K3712段,是雪灾最严重的地方。每天抢通时,强烈的太阳紫外线通过雪地反射,形成双重伤害,戴墨镜都不管用,每次回来眼睛都发红、疼痛、流泪,一晚上要滴好几次眼药水,才能勉强入睡。

冬天,这是条雪路,也是“血路”。每次巡路,对容易结冰或者冰比较薄的路段,官兵们会撒工业盐加快冰层和积雪融化。但对冰层厚的路段,必须要用十字镐铲开再撒盐才会奏效。

下士路广说:“零下20多摄氏度的天气中,经常吹着刺骨的冷风。虽然穿大衣戴棉帽,但是鼻子嘴巴始终裸露在外。好多战友的嘴唇裂了一次又一次,稍不注意就会把裂口撕开……”

常言道,铁骨傲霜雪。养护十七中队的官兵,可以说骨头一个比一个硬。1997年11月出生的战士杏俊宏,2016年3月份到中队,一个冬天没熬过,就患上了关节炎,现在只要天一冷膝盖就会痛。虽然这样,可他每次都会主动上一线,从不把病痛当回事,他总是说:“很多班长胃炎、肠炎、关节炎七八年的都带头在干,我这算哪门子事,带着护膝,一切问题都解决了。”

坚守72道拐,克服72种困难,创造72项业绩。养护十七中队官兵,他们虽然都很普通、很平凡,但他们的芳华就像这里的格桑花一样美丽,让更多的行人有了诗和远方......

附件: